Archive for : 一月, 2020

post image

花落知多少

原文发布于 Qzone 时间为 2008-1-10 02:28

2007-04-13 
         公家住在红印山的对面. 红印山下有个菜馆叫作过山香. 外公家住在一栋 5 层的建筑里. 从公有走廊走过左边是厨房, 再往里是凉台, 再就是厕所. 走廊的右边进去是饭厅, 由饭厅就进入了客厅内间还有个卧室. 从小在外公家长大的我, 总觉的外公家到处充满神秘和乐趣. 我可以从放客厅的沙发跳上床铺. 在床上翻滚後再冲进外公的卧室, 捣鼓其外公工具箱中的螺丝刀, 铁片. 或者我可以打开电视把电视上的按钮东按西按, 直到大人注意到来管教就会觉的很开心. 每天都有新的发现, 新的奇遇, 新的玩法. 每隔一年, 我还会被带到公共走廊上立正, 在墙壁按我的身高上画线. 看着不断升高的线条. 享受着大人们的夸许. 甚至平常事情, 都能赢得赞扬~. 外公空闲时候, 还教会了我走象棋. 让我自豪了很久. 
         为人多力量大的名言. 于是我有了 4 个姨妈 2 个舅舅. 周末大家聚在外公家中. 女人们七手八脚的做家务, 煮饭. 男人们开始胡侃. 到了晚上, 大家聚在一起打牌, 说笑. 外公外婆也在一旁附和. 十几平方米不到的客厅总是充满着活力. 欢笑. 新发生的热点, 新购买的冰箱, 都能带来欢乐. 渐渐时间流过, 外公家的房间也慢慢变黄. 客厅饭桌上姐姐们开始有了发言权, 成为了主角. 大家讨论着表姐们考上重点中学的收获来鼓励我. 讨论着表姐要求的奖品. 每次在外公家, 我总是觉的很有趣味, 也暗笑表姐们有时候面临的数落. 
         后, 我搬了新家, 离外公家更近了, 从路程原来的 40 分钟缩短到 15 分钟. 长大的我也开始不愿意到外公家了. 吸引我的是电视节目的精彩. 电子游戏的乐趣. 而外公家的周末聚会开始在我心中不过是应付的麻烦. 吃过饭就想早早离开, 去打球, 去玩 PS. 不自觉已经到了初中. 仍然是雷打不动的在周末去外公家聚会. 总是找各种借口的我还是尽量待在家中享受独自除外就餐的快乐. 后来, 突然被告知外公家拆迁. 我不由开心起来, 看来可以很久不用去外公家了.~周末又是逍遥日. 
         到舅舅家的外公 1 年後乔迁到自己的新家. 走进装修好的新大楼, 外公的新家. 一切又都是那么新奇. 可是没有了原来的家具和记录我身高的线条. 大家都又开始忙碌起来. 可是除了春节人数不能凑齐了. 家人各忙自己的事情. 料理自己的孩子. 我也更能支配自己的意志赖在家里, 一个月甚至半年去外公家一次. 倒是外公还有来我家和我走棋~. 
         公迁入新家 5 年後, 我也高中的毕业了, 我开始了在福州的大学生活. 每年也只能在寒暑假回到外公家.06 年 10 月突然听说外公脑淤血. 突然醒悟到, 外公真的老了. 于是连忙打电话询问. 家人也只是只言片语. 终于在 1 月 29 号. 放假後, 我回到气氛冷冰的外公家, 看着外公瘫痪在床上沉睡. 偶尔醒过来看着我, 已经不能言语, 不能动弹的他只是看着我流泪. 看着突然发生一切自己心中突觉梗塞.3 天後的凌晨, 外公去世了…… 
        后的吊唁, 送葬. 似乎还没能相信就发生, 结束了. 外公的房间放着他的照片. 外公家的聚会, 也就这样中断了. 我参加了 20 余年的聚会, 就这样在我的敷衍中结束了. 我突然觉的心中无限话语, 却只能面对空旷的房间. 面对照片和荒凉的外公家. 我怀疑我在造梦. 总觉明天还有明天接连麻烦的聚会, 突然就这样停止了. 节日聚在一起做的粽子, 汤圆. 似乎也只能在店铺中购买了. 
        公迁居前的房子对面有户人家养了一大群鸽子. 拆迁重盖後. 那家人搬走了. 在吊丧期间, 我看着对面的人家, 突然对表弟说:” 对面曾经有人养了很多鸽子哦.” 表弟茫然的看着我. 他只记得新居的事情. 这时舅舅走进来摸着窗棂. 对我说:” 是啊, 现在似乎也没人养了.” 过去点点, 就如同当时的鸽子. 几只几只三三两两分别只留在各人的记忆中了吗? 
I miss u.

P.S 会尽白水穷远山  山穷水尽自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