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九月, 2019

post image

9 天暴走行

9 天暴走行

PART 1 行程

本次行程入境马来西亚、新加坡两个国家,途径吉隆坡、槟城、新加坡三个城市。三次需要凌晨 4~5 点起床赶飞机。是一段相对紧凑,城市观光、暴走的行程,在一定程度上即和国内的组团 “旅游” 性质类似。
 
起因,在音频节目中听说槟城的相关内容从而种草。于是规划吉隆坡-槟城-兰卡威行程。后续经内部讨论,改为吉隆坡-槟城-新加坡。
这也一定程度上从最初行程可以看出本次出行并非度假性质。
 
出行方式:
吉隆坡(地铁+步行)
槟城(grab)
新加坡 (地铁+bus+grab)

 

主要行程 :
早出午归, 午睡后一般 1500 后出门, 晚上 2100 回.
基本覆盖了主要知名景点.
 
其中槟城的行程较为宽松, 槟城第一天的上午的安排较为浪费, 无目的的到闲逛,
如果直接安排到壁画街可能更好, 做攻略时槟城做的较为笼统,其中对壁画街的位置也有所误解。
整体过程较为顺利,停留于走马观花的拍照、餐饮领略风情。也到便利店、超市采购零食,水果。
 

PART 2 流水

整体印象:
马来西亚基建一般,国民的人种组成各异。tm 在吉隆坡或者槟城找个公共洗手间有一定难度,认准 shopping mall 才有出路。
 
吉隆坡很小,国际游客很多,城市建设一般。双子塔和帕维连附近相对繁华。
人行道以及路标指引也不太友善。吉隆坡和槟城物价和国内一二线城市相仿。
茨厂街除了能吃到华人的餐饮外,大都是马来人或者印度人兜售廉价商品的摊贩,不值一去。其中汉记粥铺和附近的拉茶口味,丽丰倒是不错。南香较为失望。 
特地去中央美术坊闲逛,除了当地服装就是小纪念品兜售,乏善可陈。
特地在 “奶奶家的娘惹菜” 感受,果然娘惹菜和马来菜口味还是太重了,
总有一种特殊的辛辣,接受不能。
所谓 “阿罗街” 即普通的餐饮一条街,“黄亚华” 人流量明显不如街另一头的烤鱼店,“黄亚华” 口味一般,传说中烤鸡翅也尚可而已。点菜的老头(老板?)态度不佳。
 
本次行程主要种草的目的地槟城,整体未有惊艳的感觉。我们主要在光大大厦附近游荡,壁画街、姓氏桥、小吃等在攻略上光彩夺目,实际体验因人而异。
或许喜欢拍照估计能享受其中。本人只能表示 ok。据说壁画街一带申请了非遗,
一个附近老板表示房租很贵,准备搬离。
 
“月萍豆芽鸡”“槐记茶室”“伍秀泽海南鸡饭” 的口味确实不错。
早餐去 “多春茶室” 或者” 公室咖啡厅” 也蛮好, 多春的烤吐司、椰浆饭味道适中,
就是人太多了。新月宫等可能是打开方式不对,无论是炒面、叻沙真的太咸,
太辣了。各种冷饮尝试也不如茨厂街的拉茶。
以新月宫为例,因为各档口是独立的,一入座各档口的人纷纷上前:喝什么?吃什么?吃什么?轮番上阵,上菜后一一各自付账。体验不佳。
又或是公室咖啡厅,入座后有时档口太忙,无论询问。需到各档口自行点餐,且老板太忙容易顾此失彼。
 
夜市:槟城效仿台湾也搞夜市,只不过是固定流动。周三晚上在发林夜市,特地前往,感觉较宁夏夜市等是不如的。
各色人种售卖类似的食物,如印度人和华人各自卖炸混沌、炸鸡腿。。。煎蕊和酿豆腐的吃法倒是不错,其实他们都是甜品。。
很难描述他们风格,和大陆很相似,但口味又有自己的马来风格,或许抛弃自己家乡的食物的代入感就不会有种乱入的感觉。
如同娘惹博物馆的装潢一般,地板是英国式瓷砖,苏格兰式的围栏,中式的屏风和饭桌布置,西式的建筑及家具,这就是他们的风格。
 
新加坡部分,对这华人为主的国家屹立在东南亚, 真是与有荣焉。
樟宜机场花了很多心思在建,特地在几个航站楼之间穿梭,可以看电影(里面人都在睡觉,这么吵真的大丈夫)、可以打 ps、可以打街机,还有蝴蝶园、向日葵园,特别是超大室内喷泉、还有雨之舞(1 号航站楼)、时之语(2 号航站楼)、云彩之曲(4 号航站楼)几个参观过的艺术品真是让人赞叹。只能说拓宽了新边界。
樟宜机场的官网也非常友好,特别是 ichangqi app 非常好用,开启蓝牙后的定位导航非常准确。
樟宜机场里的 shopping 和美食就不多说了,对他们的吐司真是念念不忘。整体口味较大马清淡也更符合我们的口味。对樟宜只有赞美。
 
城市基建未有太大感受,至少人性化标识清楚还有提供中文。
到了鱼尾狮公园、金沙那就是另外一番感受。金沙酒店现场看很难不发出赞叹。
对于石油双子塔我可以说 nice,对于金沙要说 wow, 看着她, 我只想看着那足够.
 
牛车水貌似都是大陆口音, 北方人?
为何 21 点以后就陆续关门… 杀过去的时候吃个松发肉骨茶就基本结束.
如果住宿的地点距离地铁站有一定距离, 非常建议办理 ez-link 卡. 配合 citymapper 这个 app. 乘坐 bus 太方便了.
 
滨海湾花园和天空之树蛮适合小朋友的, 各种植物. 愿意花时间可以在滨海湾花园度过一整天。可惜时间有限,没租一个解说机。
 
 
 
 
环球影城对于同去的小伙伴倒是很 enjoy, 还用简单的英语对不知哪国的妹子指手画脚,协助她们拍照。果然语言是需要环境的。。。一切就是这么自然。
对于晕车晕船的油腻大叔,对未来水世界的表演和侏罗纪河流探险已经足够。其实对游乐园最大的乐趣其实是看妹子和 gift shop.  
 
在等待时光之翼的时候,听到背后一个越南人自称自己很害羞,很想学中文,他找隔壁的说粤语的夫妻聊了几句普通话,然后用英文开始聊天。。。(喂喂喂,这个过程有点诡异阿。)可能是舟车劳顿,时光之翼开始不久,我就睡着了。
期间留了点时间去了一趟圣安德烈教堂, 刚好有新人在举办仪式… 还去克拉码头, 在旧新闻大厦拍照.
珍宝没舍得吃, 回家之后周天在本地吃了一顿纪念行程… 这是闹哪样.
 

PART 3 当地华人

最后说说当地人.
据说大马中部的华人以广东后裔为主, 南北以福建后裔为主。
而槟城是大马少数华人为主的州。确实听说他们从小学习马来语和母语(闽南语、普通话)。从讣告、寺庙祭奠、当地沟通、报纸、墓园等信息来看,华人大都是福建漳泉人,龙岩,广东的后代。移民的第 4~5 代已逐渐融入大马,对闽南语的认知就是福建话,相关的炒面就是福建炒面, 对自己和大陆的关系就停留在省一级的名字如福建/广东。
然而他们对传统节日如中元节的保留倒是很好,搭台唱戏很是热闹,请年轻 mm 唱歌还有歌仔戏不知泉州是否也是如此。给人感觉文化保留和民族传统节日的重视比大陆完整强烈很多。而槟城年轻人外出就业的方向一般是日本和新加坡。据说华裔和其他族群通婚比例很低。
新加坡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华文据说被李光耀指定为普通话。在地感受是当地人比较干练,节奏较大马更加紧张。大概率能和他们用普通话进行,当然口音和用词不同就略尴尬。经常看到如同香港一般,满头银发、走路略八字的工作人员。不由感慨大陆老年人还是相对惬意的,而自己的晚年估计不容乐观。
期间特地看了一些李光耀的书籍和视频,比如为什么要说英语,推行双语,反思双语. 华语是 mother tongue 的要求说普通话, 取消方言的电视节目、强调民族融合,强调自己是新加坡人,保持种族的比例,行成国家认同。
 
末了想起两个片段:
片段 1 在新加坡的第一天,卖场中央游戏区有几个幼儿园年龄的孩子一起玩耍,他们之间用英语沟通 “he is the bad gay..” 他们貌似华裔的祖父母也用英文和儿孙谈话。想到华语比例下降,在家也说英文的新加坡媒体报道。
 
片段 2 翻开星洲日报,庆祝马来西亚国庆的专辑中其中一篇 “我们团结了么” 写到 “包容渐失,各显焦躁”。想到李光耀描述的 “马来优先”,华裔、印度裔人口占比减少的文字。。。
 
从下南洋到新加坡被逐出马拉西亚联邦,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他们有类似的起点,那么相似,确也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