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三月, 2018

post image

潜规则

潜规则

 

身怀利器

张居正总结说: 人们怕哪些吏, 一定要贿赂那些吏, 并不指望从他们手里获得好处, 而是怕他们祸害自己。

合法的祸害别人的能力,乃是官吏们的看家本领。这是一门真正的艺术, 种种资源和财富正要据此分肥并重新调整。

合法伤害权,有了这种权力,没有钱可以有钱,没有敛财的规矩可以创造出规矩。所谓势所必至。成本极低,伤害极大。

 

例子:

将校升官的报告遭到小吏的故意洗刷, 从而质疑/拖延升迁。将校为避免大环境下杀良冒功被发现,无法较真,只能巴结官职远小于自己的小吏。

二刻拍案惊奇: 根据敲诈的利益正反处理案件, 从而祸害/取得利益。[当事双方承担的成本或风险极不对称, 知县的所谓都在执法的旗号之下, 暴力机器揣摩他的意愿开动,在弹性流程下他进退自如的处境用谚语来说叫做官断十条路。稍有模糊弹性,官员合法的选择很多,可以选择对方最大的祸害进行处理。而对方的性命,财产,安全等风险非常之大。” 身怀利器, 杀心自起”, 在实力如此悬殊之下, 损失太少收益太大。如能抵制如此的诱惑,定力实在过人。]

贼开花: 有人举报被盗,各种检查诬告就可开始进行盘剥。应对方案为主动定期捐钱肯定并拥护治安.

监狱: 想法设法让监狱人多,一旦入狱必进行折磨再引导迫使其倾家荡产。官吏之间可有好处。入狱的待遇可以各种套餐分别待遇,死刑犯可在行刑时各种操作折磨。上刑亦可根据进贡使其结果为 1 个月才好, 十天方好, 当天即好,行刑技术掌握如此。创造差别,尽可能敛财。

没钱也需用于” 立法” 用于警告后人勿有侥幸。

 

手中有权,他人自然甜蜜腻上,在友好的人情好处之下,拒绝的成本升高,贪赃枉法的成本降低。

 

老百姓是个冤大头

吃亏告状必定是亏本的买卖。其次贪官污吏准备付出更大的代价打掉出头鸟,因为民众大面积的小损失,对于他们是极其巨大的损失。因此出头鸟很可能配上性命。如此重大代价下,告状者成功的概率不过千百之一二。即使上访成功,地方的处理也较为含糊。即使指派钦差,应对他们的开销也是进一步压榨的成本。

老百姓唯一合算的选择,只剩下忍气吞声,继续被人吸血。

冤大头是贪官污吏的温床,贪官污吏的风险很小,麻烦很少,收益很高。他们的队伍不断壮大甚至到了羊群难以承受的地步。大家都知道爱护羊群 (民本) 的重要性,但个体狼与狼群的利益未必一致,狼之间相互不信任,产生个体狼的节制没有意义的推论。

 

第二等公平

公平是有阶级的

第一等公平接近市场交易的等价交换, 缺乏双方平等和自由的前提. 停留在政策法规和理想上.

第二等公平是对垄断价格以及隐形支出的接受. 是民众真正指望的公平, 没有逼迫, 自愿认账才能获得好处或公共服务.

 

当贪官的理由

以明朝为例, 正式的俸禄制度名存实亡,正常的县收入县太爷只比自耕农略强。入不敷出, 且社会保障体制也不存在。加上孝敬上司、迎来送往、考满朝觐的人情, 潜规则开销, 在制度上, 经济上制度在惩罚、淘汰清官。

灰色收入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

官僚集团的底部, 驿吏相当于工转干职工, 收入为官员十分之一, 而更大量的胥吏级别更低, 人数更多, 是不能转正的勤杂人员. 扮演衙役 (武警, 法警, 刑警之类角色) 这部分人政府不发工资, 只给伙食补贴. 官吏集团人数太多难以养活.

恶政是一面筛子

一个变质的政府, 一个剥削性越来越强、服务性越来越弱的政府,自然也需要变质的官员,需要他们泯灭良心,心狠手辣否则就要排挤出不适合的官员。恶棍增加,清官减少不是一个偶然,而是定向选择的结果。恶政好比是一面筛子,淘汰清官,选择恶棍。

恶政选择了恶棍, 而恶政的出现伴随统治者好坏任凭运气。况且帝国制度很善于把常人难免的弱点和毛病培育为全国性的灾难.

例子:贩卖灯草,重重收税,最后入不敷出,索性烧毁商品。

繁重的税负之下,造成万民事业的结果,这就是恶政和恶棍集团的根基,一个在自我毁灭的循环中不断萎缩的根基。

       恶政可以培育出一个一个自我膨胀具有独立生命的利益集团,不断清除异己具有壮大、复制的生命逻辑。

       恶政与恶棍集团相得益彰,迅速膨胀到百姓不能承受的程度,一个王朝的循环就临近终点了。

 

皇上也是冤大头

封锁和扭曲信息是官吏谋生的政略武器

信息经过层层传递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仍然不免失真。实际情况下信息经过各个关卡都面临着选择、忽略、增减、主次、精确等的加工选择,而这些选择都是各级官吏每天所需要面对的。

在权力方面,皇上处于优势,在信息方面,官僚处于绝对优势。

监察和皇上的无可奈何

即使有监察官员,他们也容易被收买或遭反击。收买对双方都是有利的,对抗对双方都是有害的。这方面的计算权衡是官场关系学的核心。

追踪摆到皇上面前是已经严重扭曲的情况,即使筛选中遗漏出问题,孤家寡人的皇上也难以判断和处置。

 

皇上统治的世界由圣人不讲,书上不写的潜规则支配运行。时刻试探性的违法乱纪,在非全知全能的治理下得到忽视从而引发鼓励效应。从而得出撑死胆大,饿死胆小的结论。

 

皇上这种冤大头特征,难免由潜规则支配官场,以干的更少拿得更多作为基本特征,势必造就更多的贪官污吏。

无休无止的斗争中, 勤勉的皇帝难免失败又何况甘做冤大头的皇上。

 

摆平违约者

官场利益是向着制造利益和伤害能力流动的,如果相应能力谁都有一点,那么就会呈现利益均沾的趋势。

同流合污的利益和风险与当清官的利益风险相比小的多。

相斗的解决往往两败俱伤,民众得利。真实的常规是对局者双赢,老百姓买单。

 

论资排辈也是好东西

论资排辈和抽签法算作灰色规则,这条规则大体通行,赶上谁是谁。

 

儒家教条理想的教育与实际相去甚远,所能得到的最好领导者不过是有德无能的管理者。遇到无德无能的管理者更难免出现行政权力的重心转移。要么通过代理制度转移(如宰相制度)要么就悄悄落在皇帝的私人顾问和随从手里(如宦官)。而这是真正管用的规则。

 

论资排辈和抽签制度舍弃选贤任能的选择制度,它们还能搭配混合使用。是安抚上下压力集团,被迫让步的无奈之举。避免彻底走向走后门的方式。

 

论资排辈和抽签制度堪称极其高明的设计。这种方式压力最轻,阻力最小,各方面都能接受,通过硬指标,不容易有争议,且废除成本和代价很高。

 

现实的制度运作中,老百姓无法传递压力,遇到将牛羊吃的断子绝孙的豺狼虎豹便是进入想作奴隶而不得的时代。

 

新官堕落定律

所谓堕落,当然是从圣贤要求的标准看。如果换成适应社会和熟悉业务的角度,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重新学习提升,接受再教育的过程。

第一次是圣贤教育,第二次是胥吏衙役和人间大学的教育。

第一次收获满口仁义道德,第二次收获满腹男盗女娼。

 

正义的边界总要老

随着年头增加,某些行为边界总要朝着有利官吏的方向移动。

法律是公开标明的边界,而实际的处置边界更容易变动。

 

官场传统的心传

明清的官场陋规经过百年的积累充实更加丰厚细腻。如今潜规则文化的断裂,使得一切似乎要从头摸索,然而潜力无限。

举例:三节两寿,送画

 

晏氏转型

善待百姓,百姓分摊所得较少,打压非法,他们分摊的损失很大。

双方的热情和影响力差距很大。从利害关系出发也只能转型选择。

 

崇祯死弯

征税的压力越大,反叛的规模就越大。帝国新增的暴力敌不过新生的反叛暴力,到这地步就只能崩溃。

 

赋税加重,意味着国家工具更加强大。而压榨过渡,老百姓

横竖一死,上诉逻辑就失灵了。造反有收益,而良民有风险。

 

繁荣社会压榨到死弯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一般首先土地价格收到压榨。

价格越低压榨越狠。摊派越来越多,私派比正赋多。出现大面积抛荒和流民。官吏军队只能压榨剩下少数的农民,继续逼反。而官兵的抢劫是一次刮地三尺极其凶残的高额税收。

 

后记:

有关潜规则的定义

定义不过垫脚石,启发人心才有价值。

尚且定义如下:1 人们私下认可的行为约束。 2 这种行为根据造福、伤害能力在互动中自动生成,可使双方冲突减少,交易成本降低。

3 约束即行为越界必将遭到的报复,对这种后果的共识强化了互动各方的行为预期的稳定性。4 背离主流意识形态和正式制度所维系的利益。

 

笑话天道

天道有许多不同的叫法,如天命,历史规律。 天道或者历史规律与民心或者人民利益可能出现冲突,这时必定要遭遇谁服从谁的问题,皇上的看法是人命服从与天道,而他本人就是天道的代表。

天主教宣称代表上帝,垄断人类和上帝沟通的渠道,从而诞生寻租。于是出现跳过中介,直接与上帝对话的新教。同样议会中各色人等的代表替他们立法,类似实验室模拟天道。

宣称自己是老百姓代理人比宣传自己是天道有了进步,他失去了永远领导的借口。

 

理解迷信

我们还没有建立一个能够保证善恶有报的人间制度,迷信就是自然出现的教化,安慰的补充机制。将迷信报应打倒之后,又没建立起新的机制就会出现空缺。马克思说宗教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人民的鸦片。

迷信是儒家正统意识形态的补充和变化,解决了正统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解决不了的问题。推倒迷信后,过去的问题仍然存在,过去的努力却消失了。目前回荡的是高昂的陈词滥调,而最终决定胜负的是现实世界发生的事情。

 

农民与帝国

帝国是暴力竞争的产物

暴力掠夺为专业的群体是社会分工的表现形态。从分封制度演化出了中央集权制度,对应的开创者,秦帝国制度造成了官僚集团欺上瞒下,追求寻租的新问题。帝国无可匹敌的强大导致统治集团自我膨胀,导致被统治者遭遇过渡侵害。

帝国制度是在多种暴力—财政实体优胜劣汰的环境中逐步建立和完善的组织形式。

 

帝国的均衡与失衡

西汉总结秦帝国的教训,确定内部暴力赋敛集团和生成集团的均衡关系,并调整通知策略和控制形式。儒家学说比较完美的描述和论证了这种均衡关系。儒家描绘的均衡关系是统治集团和被统治集团长期互动的经验教训的总结。

在统治集团眼中,他们与被统治者类似牧人和羊群的关系,羊群对生长条件有一定的要求,对牧人的行为有一定的承受能力。为了利益长期最大化,牧人必须约束自己。因此儒家被确立为官方意识形态,增强统治策略中劝说和人心控制的成分,减少赤裸裸的暴力威慑成分,同时对自身行为进行约束,降低统治风险。

实际生活中,统治和被统治集团的基本关系总是偏离儒家的理想,呈现日渐堕落的趋势。这种趋势发源于官僚代理集团对代理人私利的追求。而最高统治者及弱小分散的小农阶级又无力约束/抗衡,于是就有了潜规则体系对儒家体系的替代。王朝更替是过渡失衡状态的自我校正机制。

最为最高统治者受到自身利益和客观能力的限制,帝王个人利益最大化与帝国利益最大化并不完全一致,他可以将代价风险转嫁给子孙和帝国,而收益却大家。这种成本收益不对称的利益机制激励下,暴君,昏君比比皆是。

官僚作为代理人的个人利益与帝国,部门利益也远非一致。他们用潜规则架空了正式的规定的体系。

帝国不得不承担官僚代理制度的弊病。官僚集团相对诸侯对治下的支配和控制能力弱小很多,对中央的威胁也弱的多。多国君而言是一个比较容易控制的高效而稳定的制度,但官吏与民众的利害关系也更加短暂脆弱,他们更不关心百姓的死活。

帝国制度下的农户耐受性强,间接的抑制了帝国的改变和工商业的孕育。同事也激励了更高比例的人口假如贪官污吏行列,直到十羊九牧的危机出现。

上诉失衡过程是一个势必所致的趋势。两千多年,帝国对弱点修补一直没有停止。在最根本的关系上,农业生产者和暴力赋敛集团的关系一直不能出现有效的权力制衡。农业生产方式进步有限对自然的利用也有极限,帝国承平日久人口增加,资源日趋紧张,资源争夺也更加激烈,竞争失败者造反的机会成本很低,帝国崩溃风险因此加大。 对生产资料的激烈竞争,一方面破坏帝国赖以生存的小农经济,一方面又把大量人口逼入生存竞争中占优势的官吏集团,加剧其膨胀和腐败的趋势,更大幅度的偏离儒家的秩序规定。于是秩序崩溃,人口在战乱和饥荒中大量减少,帝国制度用这种方式解决人口过剩的问题。

这种问题是儒家理论框架物理分析也未曾认真看待更深层次的危机。

帝国制度难逃轮回的根本原因是不能形成冲出农业为名的力量。因此既不能解决人口与资源的长期性问题也不能形成新型政治均衡的社会力量,从而解决统治集团堕落的周期性问题。小农经济的基础不变,诱导或者胁迫帝国制度发生根本变迁的厉害格局就不能形成,王朝循环就不会终止。

 

官营工商业和民营工商业

欧洲形成了冲出农业文明的力量,工商业和农业相互促进相互支持,逐步改变了经济结构和劳动力结构,这种新的文明体系及其市场色彩浓厚的激励制度改造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育意愿,最后达到了人口增长率和生产方式的承受能力的基本平衡。

官营工商业以暴力强制为基础,直接占用人力物力等资源,从事生产,交易。帝国的代理官员是这套生产体系的直接管理者。这种生产体系面临着一道难以突破的边界:在自身分工与专业化的发展中,分工越细,体系越复杂,代理链越长,管理成本就越高,分工带来的利益就越低,当管理成本高过分工收益时,分工发展进程就会终止。

民营工业发展是一中利益主题不断生成的过程,官营工商业只有一个行政头脑,分工好比肢体的分化和延长,存在着信心不通,指挥失灵和尾大不掉的风险。 而民营工业在肢体过长时就会自动断裂,生成新的利益主体,只要分工收益大于交易成本,分工和发展就会无限延续,专业化分工导致的知识积累和生产力碎片他的提高也不断持续,便有可能创造出一个资源理由效率更高,力量更大的新文明。

帝国制度下民营工商业不可不免收到打压,并承担官营转嫁的风险和成本。

所谓资本主义制度,就是一个资本控制了暴力和劝说力的制度。它有可能在欧洲产生,却很难在中国产生。欧洲缺乏充分发育的暴力组织和官僚代理制度,小型暴力-财政实体星罗棋布,整个欧洲四分五裂,难以调动强大的暴力机器,他们也缺乏隔绝的单一文明。

帝国的战败标志着一个历史性的转折:暴力赋敛集团直接控制下的暴力敌不过福利生产集团控制下的暴力。暴力赋敛集团支配一切的社会形态,在生存竞争中丧失了最拿手的优势。

 

附录

 

 

 

陈忻: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六大问题:

目录


1 要不要二胎,谁决定

夫妻的生活自己决定,而非依据孩子的想法。孩子的认知和想法都不成熟且善变,他们没有判断能力。

2 要了二胎,给老大的爱就少了?

爱不会改变,家长的时间和精力会减少。但爱可以不断产生,孩子也产生传递爱,并且在互动中多收到一份爱。爱是独一无二的,以孩子需要的方式进行表达。

尊重每个孩子的需要和特点,爱和时间没有必然联系。

经常和孩子分享自己的想法,让孩子参与进来。

爱并非存量,而是不断增加。

3 怎么建立爱的链接?

让家庭成员之间建立爱的链接。多表达相互的爱意。多鼓励小孩也表达爱意。经常有耐心得多叙述生活的细节,潜移默化的影响孩子对生活的看法,比如联系两个孩子的共同经历,建立感情链接。

4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分配特别时间给孩子,陪伴孩子就要投入。

并不一定需要将两个孩子的陪伴分隔来开。可以同时陪伴,一起参与。

 

5 为什么反复教分享,却无效?

吵吵闹闹是生活的常态,要保持平常心。尊重孩子,他们也会尊重彼此,鼓励他们建立自己的人际边界(你是你,我是我,东西是谁的)。尊重孩子的发展规律,而非因为变成哥哥就变乖了。正常、平等面对孩子,而非内疚、刻意改变自己和孩子的互动模式。

尊重孩子的空间和时间,比如属于孩子的特定的东西,他有是否分享的决定权。

东西有归属,有决定权,孩子受到尊重,有主动权才有分享培养的概念。

尊重并鼓励孩子的自我选择,而非相互比较。作为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追求,他们就有自己的归属感。

孩子都是自我为中心的,需要以他们接受的方式,潜移默化的教育。做好吵吵闹闹生活的身心准备。

 

6 坚持同理心的培养

有兄弟姐妹的孩子,他们的同理心发展的更好。

同理心的教育是在生活中,慢慢体会,慢慢成长,是孩子大脑发育,认知水平,情绪化水平发展有关。需要长期的培养。

鼓励孩子主动表达,表示自己的需求,通过沟通积极解决,达到自己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