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七月, 2015

如果我有一个孩子

  以前,在青色的三月。偶尔会想,或许,未来会有自己的小孩,甚至会是一个女儿。或许很可爱的那种,长大后很甜,太甜了被其他男生抢走。哼!好吧,不要太可爱,普普通通,甚至难看一点,变成无人问津地摊货? 哎。好痛苦,还是甜一点的好么。在离开我怀抱多年后,偶尔羞涩一次:“爸爸,可以抱抱么?” 以前,在青色的三月。会继续思考,如果会有个儿子会更好。带他东倒西歪、和他上蹿下跳。或许,曾经作为男孩,会更有经验相处一点?比如怎么打架? 肯定的,他不是另外一个自己,也更不会是小棉袄。在离开我迫害多年后,偶尔打个电话:“爸,一起喝茶么”。 曾经,在粉色的六月。幻想过如何教育小孩。放养自然?慈父严母?虎妈猫爸?来一个卡尔威特刘亦婷?come on. 如何和孩子 ta 妈相处都是一个问题。一切都是 maybe。 曾经,在粉色的六月。阅读过两篇似是而非的文章。一篇大意是父母容易把孩子作为寄托,绑架个人意志。一篇大意是成长,从孩子角度出发,说明成长就是一步步将父母的偶像关怀掐灭,打破塑像,拆解的各种感动、美好和惊奇。 一如既往的,特别是在金色的九月。会想自己和家人的相处,自己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例行公事的惯例中,后知后觉得又合上了一本本流年,又还是留下一张张脸谱。 一如既往的,特别是在金色的九月。会想自己和自己的旅程。行色匆匆的旅行中,总会有人上上下下得离开。那么沿途的那一张张风景,最后有谁来欣赏由谁来丢弃?? 如果可以,我可以顺利长大。 如果可以,我或许顺利会有个孩子。如果可以,孩子顺利长大。 再往后? 可以如果. 如果可以,伴随一次次尺寸变化,伴随一次次距离变化,伴随一次次温度调整,可以不变的是伴随。更真实的,伴随也是一次次的计算。 如果我有一个孩子, 我也仍然要是一个孩子。

600x338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