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

    周末闲来, 快速阅读了《皮皮鲁传》、《我是钱》。一如既往的印象,郑渊洁是一个很能掰的作家。当然,不能掰能是作家么,至少不能是童话作家。他的童话,一如既往的给人以怪异的感觉。高速发展的剧情不断得塞给读者一个又一个成年人的感悟和天马行空的想法。他的童话,总让我一气呵成又意犹未尽,似又无所得。他的童话,我时而疑惑是否符合童话的所谓 “经典定义”– 天真美好、寓教于乐?

    小学时从表姐处拿到一箱的教辅书,从中啪啪啪的扒到整年的《童话大王》,拿着一本本发黄的刊物一发不可收拾。记忆最深的故事好像叫《天马 XX 车》。第一感受就是,原来故事还可以这样写,故事中有一种好像叫做幽默的东西。后来陆续的认识了《舒克贝塔历险记》、《十二生肖》、《舒克贝塔辩论》。往后,随缘又在高中时期购置了一本《金拇指》,高速阅读完毕后,再次确认了小时的观感,作者从来没把他的读者当做 “祖国的小花朵”。

乎” 上说,世上本无童话,更无童年。经济生活好了,慢慢未成年有了童年,一个个血腥、阴冷的故事在多次改编之后也越来越童叟无害得适配并配送到小鬼的边上,呃不,应该说送到小天使,小萌物的边上。据说所谓西方经典童话,内在精髓来源于圣经。只有掌握相关文化密码的基础上才能解开童话的钥匙。如此推论,那么童话当然要看国产才好。郑渊洁不就是在同文同种同环境下将内心的种子点缀在一个个故事之中?

    那么童话就是为了在不伤害花朵的前提上施掠风雨? 我们都喜欢故事,生活需要故事。当然包括花朵,他们需要一个个简单明快的故事图案,故事也告诉他们花园环境的味道。

    记忆中的童年看到过一个小故事,大意是一个童话作者写了一个荒诞的故事。故事刊登后引发家长老师的抗议,我们大人都看不懂,为何写这么难的故事给小孩?作者错愕的回答,我只是想让小朋友知道,在童话和现实世界中会发生很多你们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年,穿着奥特曼背心的小男生,饥渴的阅读者《童话大王》。他带着热烈的眼神望着泛黄的纸张,我想,他最直接体会和收益就是阅读是主动得快乐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